您的位置:皇冠买球 > 时事评论 > 辩方质疑事主扭曲事实,称事后不想再回家

辩方质疑事主扭曲事实,称事后不想再回家

2019-10-30 03:16

图片 1

图片 2

10岁男童今年2月疑遭父亲女友藉词谈家事期间,捽心口、啜耳珠及摸下体,事后告知学校社工。被告早前否认非礼罪,案件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开审。男童表示,被告当晚从后揽住他,分别伸手进衣内及内裤,捽其心口和摸下体。

10岁男童去年2月疑遭父亲女友捽心口、啜耳珠及摸下体,事后告知学校社工。女被告否认非礼罪,案件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续审。辩方陈辞时质疑男童扭曲事实,指他在警方录影会面称呼被告为「舅母」,惟盘问时承认平日叫「妈咪」,质疑男童用意。控辩双方举证完毕,裁判官将案件押后至本月17日裁决。

从事保险业的被告被控一项非礼罪,控罪指她本年2月4日,在屯门猥亵侵犯男童X。控辩双方承认事实指出,被告为男童父亲的女友,三人同住,案发时男童年仅10岁。

从事保险业的39岁女被告被控一项非礼罪,控罪指称她在去年2月4日在屯门单位内猥亵侵犯男童X。

庭上播放男童早前的录影会面。他在片中表示,见到被告当晚饮了两杯红酒,被告及后进入男童房间与他倾谈家事,中途从后拥抱他说「好冻」,更谓「你大个要媾女」,其后啜男童耳珠,伸手进衣内捽男童心口,又伸进内裤摸和弹男童下体十多秒。男童曾叫被告「唔好再咁」,又呼叫「好热,走开」,更尝试离开现场去厕所,但遭被告阻止。

辩方传召替男童补习3年的导师作供。导师供称,男童去年2月5日本来要补习,但男童没有前来。她致电男童时,男童向她说因被父亲打,故入了屯门医院,追问下男童改称遭被告性侵,并雀跃表示不会在原校读书,亦不会再跟从她补习。导师续称,男童以前经常说不见或无带手册,但有时会在其书包找到手册。

男童形容,事前与被告关係良好,对方「当佢亲生仔咁锡」,但事后他不想再回家,不想相同事情发生。

辩方结案陈辞称,男童对父亲管教不满,案发当天被告又忘记给男童零用钱,亦令男童「好介意」,而男童认为生母男友好人,想搬与生母同住,不能排除男童因想尽早搬与生母同住,而作出这个指控。

辩方盘问时提到,男童在案发翌日向学校社工讲述事件,但当日早上父亲女友忘记给他零用钱,故他无钱乘车上学和吃早餐,问男童对此事是否很介意;男童回应指「好介意」。辩方指出性侵事件没有发生,男童说不同意。

辩方质疑,男童扭曲事实或没有说真话,男童之前补习经常「讲大话」,而在本案与警方录影会面提到称呼被告为「舅母」,但盘问时承认平日叫被告「妈咪」;男童其后补充是社工教他叫「舅母」,惟社工作供时否认,辩方不排除男童「推人做挡箭牌」。辩方质疑男童改称被告为「舅母」,是否想令人认为两人关係疏离。

本文由皇冠买球发布于时事评论,转载请注明出处:辩方质疑事主扭曲事实,称事后不想再回家

关键词: